搜索笑码中特期期准

岁月流逝,秦岚美得更隽永更丰富,一面是白月光般的自然、从容、淡然,一面是更敢于走出舒适区,展现自己的力量与可能性。时光其实从无偏袒,你是否由清水酿成醇酒,取决于你自己。

秦岚 | 年龄是最真实的存在

秦岚

每个人都只有一个20 岁

30+的女明星或多或少地都不想谈论年龄。而秦岚在一段采访中主动说起“ 《延禧攻略》里的富察皇后大约是37岁,我跟她差不多”,所以,在她采访的开始,这就成了第一个话题。

“年纪是真实存在的呀,就像一棵树的年轮,”秦岚眉目舒展地微笑着说,“可能我们亚洲文化比较在意年龄的痕迹,还是希望什么年龄都能够保持少女感,但我反而觉得,有一些阅历的中年女演员,像梅丽尔·斯特里普这样的前辈,她们很吸引我。”

面对“从知画一直美到富察”的褒扬,秦岚谦虚地摆摆手,“没有没有,真的没有一直美。可能对于美的定义很容易先入为主,大家喜欢这个角色,就会把喜欢带到你的身上。”她更愿意相信,是拍了这么多年戏仍然保有的热爱让自己保持好状态,她喜欢看到一个人带着热情做一件事时散发出来的魅力。

秦岚 | 年龄是最真实的存在

秦岚

有时候,她看到网友发给她的过往的照片或视频,会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皮肤没有以前水润,皱纹比以前多,体力没有从前好—总结起来就是变老了。但是,她更清楚经历岁月的收获,自己的心态比以前更好了。

那些照片和视频也让她回想“这是哪一年”,有的是去年、前年,甚至是十年前,“你真的不知道时光是什么时候流走的,一眨眼的工夫。所以更要好好珍惜当下,这个当下又会成为下一个十年回顾中的一部分。应该把时间用在这里,而不是去感叹过去。”

她发自内心地相信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只有一个20岁,谁的20岁都是365天,谁也没有多一天,谁也不会少一天,“所以不用羡慕别人的青春,昨天再美好,也已经过去,你要有自信和能力让自己的每一个当下焕发光彩,就好了。”

从幼儿园时期就被夸“好漂亮”,到今天,秦岚对这类赞美表现得很平淡,回一句“谢谢”,心里却在说“但是美不是我最重要的一部分”。她不认为自己的颜值在演艺圈里名列前茅,也不会虚伪地说颜值不重要,在她看来,颜值只是演员的一个门槛,后天的努力、自我的修为才是最终的必杀技。美也不是最能让秦岚快乐的因素,“我只希望它是画龙点睛,我不希望它是所有的承载,不然我就太单薄了。”

秦岚 | 年龄是最真实的存在

秦岚

富察和璎珞是女性的内心天平

在《延禧攻略》 里,富察容音原本想活成魏璎珞的样子,但她背负着皇后的身份、规矩和责任,没有办法活得那么勇敢,最终活成了一个更从容的富察容音,包含着很多的无奈、限制和不自由。

在秦岚看来,富察容音接近一个女性的完美状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观众喜欢这个角色,因为她一直在舍弃,一直在给予。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富足了,她有位分,她每一个儿子其实都是太子,皇上又对她如此钟情。她无须像高贵妃那样张牙舞爪,为自己去争夺和索取。如果一个人拥有广阔的胸怀和真正的爱和自信,她是不会又吵又嚷的,那些一直在吵在嚷在争夺的,其实是不自信的、缺失的人。”

秦岚温和的脾气其实很像容音,但她说自己的内心却住着一个魏璎珞。入行之后的那些年,她强烈地渴望表达自己、证实自己、感受自己,一年到头不停地拍戏,挑战各种各样的角色,想要借助角色激起自己内心的涟漪和表演的张力。

所以她的履历里不全是知画那样的温婉女性,也有心理扭曲的绿萍,让人不寒而栗的阴谋家吕后。如果说演员分为两大派,一派是演什么都有强烈个人魅力和自我标签,一类是活在角色里、千人千面,秦岚一定会坚定地站在偶像梅丽尔·斯特里普身旁。她到今天仍然相信,只有不断把自己敲碎,塑造出一个与自己完全陌生的角色,才是作为演员的成长。

秦岚 | 年龄是最真实的存在

秦岚

二十八九岁那两年,秦岚几乎每天都在拍戏,晚上收工回到酒店,回想一天的经历,竟然想不起自己在片场沉浸在角色当中的样子,只记得化妆、卸妆、化妆、卸妆,而她最讨厌的就是化妆、卸妆,“那很可怕,你只记得每天最疲惫、最厌倦的时刻。这说明我是不快乐、不幸福的,我不要继续这样了。”

持续长时间地拍戏也透支了她的身体,引发了很多小问题,长了很多痘。她很干脆地做了一个决定,减少拍戏,过自己的六六彩,开始养皮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朋友还在劝她,她应该多去挣钱多去怎么样,这时候,身体里的“魏璎珞”又冒出来了,“可是我会告诉自己我不想拍,我有我更想做的事情。我要尊重自己内心的选择。我不能没有自己的六六彩,如果一直在演员这职业里,我会被挖空的。不断给自己滋养补给,会让我内心积蓄力量,每个阶段都会反思自己。”秦岚这么解释道。

富察容音最终想要脱离皇后这个身份,秦岚却不曾有这个烦恼。进入演艺圈多年,她很少感受到演员或者明星身份所带来的拘束。高热度、曝光量、话题和万众瞩目,这些明星标配都不在她的愿望清单上,排在第一位的始终是“做自己”。“本质是很难变的,从心态来讲,做自己是最健康的,”她说,“活在人设里会很累,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崩溃的。”

至于要做完美的富察容音,还是做坚持自我的魏璎珞,在秦岚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女性内心的平衡过程,也是一个得与舍的历程。它将贯穿女人的一生,串联起一个女人的成长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