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白小姐内部肖码

说起涂鸦大师兼创意鬼才 KAWS 原名 Brian Donnelly ( 布莱恩·唐纳利),新泽西市长大,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The School Of Visdual Arts),现定居于纽约布鲁克林区。KAWS 用自己的作品将商业艺术和潮流艺术诠释得淋漓尽致。今天,我们一起倾听KAWS本人来诉说他的艺术生涯发展史。

涂鸦大师KAWS 当代潮流艺术鬼才

KAWS

说起涂鸦大师兼创意鬼才KAWS 原名Brian Donnelly( 布莱恩·唐纳利),新泽西市长大,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The School Of Visdual Arts),现定居于纽约布鲁克林区。在九零年代他时常带着自己的滑板,一周有六天他都穿梭于新泽西市与曼哈顿之间,深夜时分他披星戴月外出创作。KAWS 将自己的涂鸦天赋和经典广告牌融合,“声名狼藉”的他如果不算有名的话,在当时也一定是耳熟能详的人物。从那时起一段数十载的艺术事业成为了他人生中的重点项目;通过不停地创作和再创作,KAWS 用自己的作品将商业艺术和潮流艺术诠释得淋漓尽致。今天,我们一起倾听KAWS本人来诉说他的艺术生涯发展史。

时间是事业规划的最佳催化剂

看过他的艺术作品能迅速了解到他将卡通人物的形象,通过雕塑、油画等形式表现出来,他的作品主要分为两类,展出型巨型雕塑或者可收集型限量手办,绝大多数作品都有他标志性的X X 眼;他的作品中时常能看到一些“熟悉”的面孔,且大多数源自流行文化,例如:史努比、辛普森一家、芝麻街、蓝精灵。他的原创作品也极具个人风格,比如:本迪(BENDY)、伴侣(COMPANION)、最佳损友(BFF)以及CHUM。而今,他的作品遍布世界各地,从纽约SOHO 区到韩国首尔,洛杉矶到巴黎,香港到东京,就连长沙国金中心也没能逃过此劫,一度成为各大网红和明星的打卡圣地。

那么,称呼他为艺术家似乎是不完整的,毕竟他的艺术事业涵盖广泛,装置艺术,自由动画师(1996年K AWS 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毕业后任职于迪士尼动画部门)。2012 年受梅西百货雇佣为梅西百货创作感恩节游行的巨型气球,2013 年受MT V 雇佣为MTV 重塑Moonman 形象以及VMA 颁奖典礼舞台设计,之后又与多家服装企业合作,如优衣库、耐克 AirJordans 系列、2019 春夏迪奥男装。

1999 年时,他将自己的事业版块拓展至玩具行业并从中获得优秀成绩,最初的Bounty Hunter 玩具公司和之后的迈迪康姆玩具公司,都为他日后在东京开设自己的旗舰店埋下伏笔,原伪概念(Originalfake)K AWS 坚持了七年之久,七年内原伪概念为他带来了众多商业契机以及在世界各地巡展的机会;从沃斯堡现代艺术博物馆转至布鲁克林博物馆、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正因如此,他的限量版雕塑手办无论在网店还是美术馆商店总是供不应求,每次发售都在几小时内售罄(2017 年KAWS 和纽约当代博物馆MOMA 的合作再一次在网路上掀起抢购狂潮)。这些都归功于他的艺术影响力以及他拥有的信徒一般的拥护者。

2018 年底,K AWS 一幅以美国本土漫画海绵宝宝为主题的油画在伦敦苏世比现代艺术拍卖晚宴上,以他从业以来的最高售价一百万英镑成交。同时,在韩国首尔Seokchon Lake 步行公园里,K AWS 的大型装置艺术项目作为短期公共空间艺术品展示,在长沙国金中心的装置艺术是K AWS 在大中华区的首个永久型装置艺术,八吨铜制雕塑伴侣和最佳损友(COMPANION、BFF)背靠背地坐在中心顶层一角。

他最近的一次个人特展名为GONE,设展于曼哈顿上东区Skarstedt 画廊,本次总共展出四尊铜塑,其中包含缩小版伴侣和最佳损友铜塑以及新系列油画作品。在Skarstedt 画廊,KAWS 正式成为了该画廊展出过的众多欧美知名当代艺术家之一;约翰·张伯伦、威廉·德库宁、卢齐欧·丰塔纳、凯斯·哈林、珍妮·霍尔泽、罗伯特·梅普尔索普和查理德·普林斯等众所周知的当代艺术家都曾在这家画廊里举办过个人特展。

涂鸦大师KAWS 当代潮流艺术鬼才

KAWS

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地创作

十二月的曼哈顿上东区,午后阳光正好驱散寒冬的凛冽,Skarstedt 画廊门口芭莎男士封面专访团队与潮流艺术鬼才K AWS 碰面,整个曼哈顿因临近节日被装点得很具圣诞节特色,两三个路口就能见到卖圣诞树的摊点,随处可见或红色或黄色的圣诞花,节日氛围不能再浓郁了。K AWS 在见面之前告诉我们希望一切从简,不必太麻烦,他说不需要妆发也不需要准备服装,他自己挑了一套看起来几乎是他标志性服装风格的通勤装出现在我们眼前;一身皂色搭配浅灰蓝色皮质球鞋,后来了解到这是纽约通勤的标配色,大家都偏爱于一袭黑色,简单随性的穿衣风格正是各大纽约客追崇的Casual Chic。虽说一切从简,但是在拍摄时KAWS 却并不敷衍,在取景和构图上他和摄影组一起商讨和尝试,让拍摄效率大大提高,以至于我们得以提前收工,整个拍摄和采访体验就像是他的艺术品创作过程一样,流畅高效。

他极其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在欲望爆棚的世元,能正确做减法是值得敬佩的。随后他说道:“ 我并不想知道所有的事情,只要知道自己不要什么就够了,如果什么都需要知道,我想我会被压到喘不过气来,而我现在的状态更倾向于随性一点,酷一点才是这个信息超载的时代需要的,因为真的没人喜欢百科全书先生或女士。”在和K AWS 的交谈中能看到他的灵动,轻声细语中他的中间型性格慢慢舒展开来。他说他不是一个自傲的人,也不想成为人群中的焦点所在,只想做一个幕后人员,尽管他的作品是那么的吸引眼球,但两者之间的关系如一股暗涌般神秘莫测,流向有情生命体的核心,形成了他对生命的意义和精神世界的追寻他说:“生命的意义在于不断地创作和再创作。”

涂鸦大师KAWS 当代潮流艺术鬼才

KAWS

事业有成的人,不一定是工作狂

他在闲暇之余也不会停下创作的思路,他总是在思索在探索着,寻找一种于他而言也很抽象的概念或载体;他说就像是历史上著名的艺术家一样,在开始创作之前都会在闲暇时去构思和学习,将自己的抽象概念具象化出来,反复地摸索和尝试。他尝试着去创造完美无瑕的作品,他说他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也不是一个偏执狂,只因在创作的过程中尽全力做到最好,那么结果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有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精神:“我们能做的能掌控的部分只有自己创作过程的细节,至于结果怎么样,大家是喜欢它,还是否定它,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没有办法让人喜欢我,也没有办法让人讨厌我,记得在一本书里读到过‘有一个人讨厌你的同时,就会有一百人喜欢你;同样的,有一个人喜欢你的同时,就会有一百个人看你不顺眼。做最真实的自己,学会接受别人的看法,学会放下别人的看法’,这段话很耐人寻味不是吗?”K AWS 说道。随即他接着说:“在某种程度上,我算是一个相信宿命的人,可同时我也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人,喜欢去钻研一些他人觉得难搞的事情。”在他大男孩一般的面容下,蕴藏着一颗丰富的灵魂,四十四年的六六彩阅历和他那极具匠心的慧眼,便是他能够创造新作品以及润饰旧作的资本。

“通常情况下,我只会去做我感兴趣的事。”布莱恩在谈话中强调道。“对我而言,能将脑海里构思的作品创造出来是最开心的事情之一,所以在创作的过程中遇到的阻碍和挑战对我而言都是最精华的部分所在,因为这些阻碍一旦知道如何面对和解决,以后再遇见时,它们会转变成创作生涯的经验。我不是工作狂,但是我很喜欢创作。”随后他带我们参观了他的特展,占据美术馆近乎两层楼的展示空间。我们在三楼停下脚步,在上东区的小独栋画廊里,三楼这一层是办公区同时也是待客区,整个氛围很潮,装修风格偏北欧性冷淡风,整个待客区更像是电影里那种价格不菲的心理医生的办公室。

“闲暇时我会去画廊或者博物馆看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去了解不同的艺术家通过他们自己擅长的表达方式是如何创造出不一样的作品的。没有什么工作是一帆风顺、恒久不衰的,六六彩和工作都极具无常性,当然了,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的成绩还不错,我很幸运也很感恩自己现在所处的事业位置,也很感激我的妻子和孩子。但是,这一切都取决于大众如何接受我的作品;因为现在的境遇相对稳定或相对而言资源更丰富,但这并不代表作品就一定是优秀的。”他说自我审视对于创作者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不能因为取得一点成功而骄傲,也不要因为这次成绩不好就沮丧,保持一个相对平衡的态度;如果作品获得优秀的成绩,要适当打击自己的傲慢心,同样的,如果反映不热烈时,要适当地鼓励自己,事业有起伏是常事。

涂鸦大师KAWS 当代潮流艺术鬼才

KAWS

创作风格是一种本能反应,用肉眼看不出什么新花样,得用心看

当被问及他的创作风格时,KAWS 笑道:“创作风格我想用语言是很难描绘的,我创作的整个过程都是一种直觉、一种灵感、一种本能的反应,这种反应是难以被精准描述出来的,就像是要用语言去描述第一次尝到蜂蜜的感受给一个不知道甜是什么滋味的人一样;又像是我去看了一个展览,之后我有一种想要创作黑白油画的冲动或者想法,那我就会去创作黑白作品,这种创作原动力和风格是基于我的个人感受的表达。我喜欢没事的时候就看看我以前的作品,但我并不会想要回到过去做出任何改变,因为那是以前的事了,而此刻的我就在这里,而这是最好不过的了。”他的作品好似一个时间线的产物,在创作时的内心情感和动机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他将作品展示出来,让人们用自己的情感经历去诠释出不一样的体验。

他的创作思路是沉淀和慢节奏,从来不被商业利益所驱使。“我试图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不论是有商业利益的雇佣还是个人展出需要,我都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做,这样才能高效优质。我不喜欢被标签化,在我看来,标签化本身是一种局限性,他限制的是我们的创作力;就像是当我听到有人说‘这是涂鸦艺术,这是雕塑,这是玩具设计’等,我都会感到很失望,因为他们只是用眼睛在看,并没有用心在看。如果用眼睛看的话,那我只能说,我的作品里没什么是你之前没见过的。如果用心看,那这里有很多你可以感同身受的,有很多你可以关联起来的作品。”

最酷的艺术家,只想让作品被大众认识,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被大众认识

在新泽西上高中时布莱恩总幻想着把学校对面大楼的卷帘门给安排了。“学校对面的楼有个巨大的卷帘门,每次路过我都会想‘如果能从教室看见这门上的画,那一定酷毙了!’在90-91 年时,学校对面的这个大卷帘门已经成为了我的画布,临街的一侧从荷兰隧道出来就能看见,面对我学校的一侧,我从教室可以直接看到。”他停下喝了一点汽泡水接着说:“起艺名是个很简单的过程,我喜欢这几个字母在画布上的视觉效果,如果我用了布莱恩·唐纳利,那人们一定会去猜测那是什么,这个人从哪儿来。‘噢!你是爱尔兰人吗?’我认为让作品被大众认识和熟知,比作者是谁更重要。”

作为艺术家而言,他的主要创作动力之一就是获得曝光率,“意识到很多人都在关注我的作品。”他说这就是作品的成绩。其实,无论是在哈德逊街马克·杰卡布斯的时装周前夜在外墙上作画,还是具有远瞻的在日本做玩具,或是接受大型装置艺术的雇佣工作,他一直本于初心,将自己感兴趣的想法和感受通过自己的艺术表现形式呈现在大众面前;以及如何去优化以前的作品,而创作中的阻碍正是他现今异于其他潮流艺术家的重要经历所在,他曾经的障碍成为了他今日的创作便利。

涂鸦大师KAWS 当代潮流艺术鬼才

KAWS

不用给过去的自己任何建议,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生

在我们的谈话接近尾声时,不禁想问他一些个人偏好的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电影?他并不是一个电影狂热者。

你平时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广播里放什么音乐他就听什么音乐。

如果你可以给年轻时的自己一些建议,你会说什么?他认为不需要给过去任何意见,让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就是最美好最有用的意见,正是因为以前的经历才成就了今日的自己。

布莱恩·唐纳利,一个丈夫、父亲、潮流艺术家,用一颗温柔细腻的心看着世界,用艺术创作来阐述自己的人生经历。不忘初心,始终坚持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进行艺术创作,对他而言标签就是约束和局限性,他一切从简却不是极简主义,相信命运的同时更相信付出过努力才会有收获,面对阻碍会满心欢喜只因克服困难后是能力的提升,他选择用心去看世界。他说:“用肉眼看艺术作品、世界和人,没什么是你没见过的,都大同小异。用心去看艺术作品、世界和人,每个作品都在和你倾诉一段经历,世界因此更加精彩多样,而人也因此更加有趣善良。因为心会帮你诠释出只属于你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