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正版四不像必中肖图

奇幻电影在成熟的西方电影工业体系下已经成长很多年,改编自蒲松龄代表作《聊斋志异》的《神探蒲松龄》以合家欢的故事和强大的演员阵容,汇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誓要打造东方奇幻巨制IP。本次BAZAAR 携手电影主演阮经天和钟楚曦,还原电影拍摄氛围,在时装感的奇幻世界里,讲述属于东方的奇幻故事。

阮经天 × 钟楚曦 | 打造属于东方的奇幻故事

阮经天 & 钟楚曦

阮经天

在平凡六六彩里雕琢演技

距离在大厂影视城拍摄《神探蒲松龄》已经整整过去365 天,再次回到这里的阮经天有一点恍惚:“没想到我还会再来这儿。”

他聊起拍《神探蒲松龄》那两个月的日常:“早上一起来先梳化,喝美式,然后看剧本,下楼到拍摄棚里打啊打,拍到中午回来,吃个饭,完后躺在铺了羽绒衣的地板上睡15 分钟,下楼继续拍。”说着他指了指化妆间一块空地,那是他睡午觉的地方。

阮经天 × 钟楚曦 | 打造属于东方的奇幻故事

阮经天

这是一部改编自《聊斋》里经典故事的电影,不同于以往的改编,《神探蒲松龄》以成龙扮演的作者蒲松龄本人视角出发,阮经天扮演的燕赤霞和钟楚曦扮演的聂小倩经历生死缠绵的爱情故事。

在阮经天看来,这部电影让人又笑又哭。成龙扮演的蒲松龄是故事讲述者,而大哥的演绎带着自己独有的喜剧色彩,和大哥学习“打戏”,是阮经天此次电影拍摄里既惶恐又兴奋的事情。阮经天回忆起第一天拍打戏的情形:“我一掌推过去,用力过猛不小心把成龙大哥的头套打掉,现场工作人员都愣住了,我想完了闯祸了,没想到成龙大哥按着自己的头套说‘没事’,又跟工作人员说:‘我就给你们讲,要你牢一点,这个线弄不住就会掉。’”成龙让阮经天看到了一个大哥的工作态度,在现场,成龙把自己当成团队的一分子,几乎记得住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名字,还会帮忙弄轨道或道具。这让阮经天找到了认同并感慨:“强如成龙,也把自己当作团队的一分子。这在新一辈演员中很难见到,大部分的年轻人都把自己当一个明星。”

此次阮经天和钟楚曦演绎银幕经典爱情故事,是电影中催人泪下的看点,不得不说他们面临着挑战史上最经典演绎版本《倩女幽魂》的巨大压力。

阮经天 × 钟楚曦 | 打造属于东方的奇幻故事

阮经天

阮经天在配音时已看过无特效的粗剪版,钟楚曦扮演的聂小倩红衣袂扬,美得凌厉如刀。爱情戏其实需要演员全身心地投入。“这部影片里,我最常讲的一句台词,两个字,就是‘小倩’,我一直不断在找她,两个人处在一直寻找和错过的情感旋涡里。”阮经天印象很深的一场戏是结局,“楚曦把我从像地狱一样的地方救回去,两个人抓了一支笔,看着对方,没有台词,但你可以感觉到眼神是不舍、很痛的一个感觉。”

还有一场戏是他去找聂小倩。“我跟着自己的回忆去找,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到最后回头看到一个影子,我开始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听着导演放的音乐,看着戏里面的场景,我真的觉得好像我曾经来过,就跟戏里面的感觉一样,好像曾经跟谁在这里有过一段快乐的日子。”

阮经天 × 钟楚曦 | 打造属于东方的奇幻故事

阮经天

“小时候演情感戏可能去找很多情绪,让自己难过崩溃,因为哭对大家来讲都是比较有压力的事情,可是到我这个年纪,三十几岁,角色所体会的生离死别你都能理解,这种悲伤的情绪其实一直都在你的生命经验里面,就不用像以前一样刻意要让自己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

关于如何演绎戏中人物经历情感的苦与甜,他简单的话里有着自己的理解:“人生没有全然的苦乐,自己讲自己人生全然苦,太做作,讲自己人生全然都是好的,又太矫情了。其实每个人都很普通,在现实六六彩层面里去观察和积累,将普通人的人生经历投射在人物角色里,放大或者缩小,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

阮经天 × 钟楚曦 | 打造属于东方的奇幻故事

阮经天

几年前,因为他想找一些解闷的玩法,先是学吉他,一边弹一边陷入情绪里。“我觉得这种乐器不好,会越弹越难过。”于是他转向了摩托车,虽然看到有车友因为骑行离世,但他依然爱着这项运动,因为:“我还不想这么快变无聊,骑摩托车会激发求生欲,让自己更努力想活着。”

拍完《一身孤注掷温柔》到2018 年底的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台湾休假,天公不作美,老是下雨,于是过上了更闲散的六六彩,多是陪爷爷奶奶。偶尔有天气好的时候,就马上跟车队一起骑摩托车环岛。他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相册分享环岛时的图片。“以前都骑大车环岛,这次骑了一趟小摩托车,还蛮好笑的,一群三十、四十、五十岁的人,在路上突然像变回中学生,看到人家跑得快就追车,然后还拉人家的车。”

他们一路经过花莲、台东、高雄,车坏了自己修。车队的伙伴职业有卖菜的、做装潢的或水电工。阮经天指着一张图片中略瘦的年长男士说:“这是我师傅。”滑倒的一辆车是白色的,他得意地笑着说:“这是我的,白马王子呀,白车跟白帽,那是我的标志。”